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恆生指數 | 17th Mar 2008 | 鋼鐵 | (429 Reads)
鐵礦石漲價之全局影響

  從歷史經驗來看,2002、2003年的時候,石油在原基礎漲價3倍,石油 比鐵礦石的應用範圍更廣泛,但中國的產業結構把它承載、消耗了,當年的通貨膨脹率很低。再者,自2003年來,銅、鋁的漲幅也很大,同樣的被承載了,就是 說,目前的經濟結構對石油、原材料漲價的吸納、承載能力很強,帶來的影響有限。所以對此次鐵礦石漲價我們需要重視,但沒必必要那麼緊張。???發改委國際 經濟綜合研究室主任王海峰 自去年下半年以來,由高房價拉動的CPI上漲,一路狂飆,至今年1月份達到7.1%,創下11年來新高。 作為基礎建設和製造業最重要的原材料產品價格飆升,自然牽動各方敏感的神經。

   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大鐵礦石進口國和消費國,促進了世界鐵礦石行業的繁榮,同時也支撐了鐵礦石出口國和地區的經濟發展。中國著名大鋼鐵企業中,寶鋼完全依 賴進口鐵礦石,武鋼的礦石進口量則佔其消耗量的一半以上。這些說明,中國鋼鐵企業本來是世界鐵礦石出口商的重要依存。但這樣的情況下,中國卻處於被動之 中。

  近日,本報記者專訪了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國際經濟綜合研究室主任王海峰博士。重點解讀這輪鐵礦石漲價將對國內日益高漲的物價產生何種影響,以及政府和企業在全球性資源高漲下將採取何種對策。

  無需恐慌

  記者:2月22日,寶鋼代表中國鋼鐵企業與巴西淡水河谷簽署2008財年國際鐵礦石價格,接受鐵礦石65%、卡拉加斯粉71%的漲幅。你怎麼看待這次的漲價?

  王海峰:鐵礦石漲65%是離岸價,還沒有包括運輸費在內。看待鐵礦石上漲65%的概念,我們有必要放在大背景下進行。首先是自2005年7月到2007年12月31日,人民幣升值13.3%.鐵礦石價格上漲與美元貶值有關係。

   中國是最大的製造出口國,很大部分產品,鋼材是必備的。比如說,在國際市場需求旺盛拉動下,2007年我國鋼材、鋼坯進口和出口相抵並折合成粗鋼,全年 凈出口5488萬噸,比上年增加2015萬噸,增長58.02%.其次,2007年出口集裝箱313萬個;出口自行車5000萬輛;61萬輛汽車底盤,等 等。從這些數據來看,我們屬於鋼鐵凈出口國,也就是說我們把進口的鐵礦石轉化成鋼鐵輸送出口了。同時也要看到,2007年出口產品的平均單價漲幅達 15%.

  記者:我們注意到,2月25日起,寶鋼第二季度熱軋卷鋼、冷軋卷鋼以及寬厚板等產品價格均在第一季度4042元/噸基礎上, 上調800元/噸,上漲20%.而冷軋卷鋼價格在第一季度4796元/噸的基礎上每噸將提高800元,漲幅達17%.對此,寶鋼此次漲價,我們理解為鋼企 會把增加的成本轉移到下游企業。你認為這次鐵礦價格上漲帶來的影響有多大?

  王海峰:價格是互動的,並能相互傳導。鋼鐵價格上漲,毫無 疑問,多個行業會受影響。比如,裝備行業、機械製造行業,接下來會擴散到下游產業鏈。但最終還要看消費市場。如果供給小于需求,鐵礦石價格上漲帶來的成本 能傳導到最終消費市場;但如果供給大於需求,成本的轉嫁則比較困難。

  現在雖然物價上漲有點快,但我們要注意到銅、鋁等其他原材料也在漲價,很難把成本的上漲一概論為是鐵礦石上漲帶來的影響。

  記者:有消息說,白色家電將以5%-15%的價格漲幅來應對此次鋼鐵價格上漲,你怎麼看呢?

   王海峰:我們也一直在關注鋼鐵價格上漲對下游產業鏈的影響。從兩方面來看。一是國家對“兩高一制”產品的出口控制越來越嚴,使得鋼鐵的價格往回走了。其 次,越是充分競爭的市場,漲價的難度就越大。比如說,海爾漲價,其他品牌的電器不漲價,反而把海爾的優勢變成劣勢,除非電器業界漲價形成有可能的默契。另 外,家電行業消耗鋼材也有限,現在在成本中所佔比例也越來越小,所以影響未必那麼大。

  記者:你認為此次鐵礦石價格上漲會推動CPI大幅上漲嗎?

   王海峰:推動CPI上漲的影響有限。從歷史經驗來看,2002、2003年的時候,石油在原基礎漲價3倍,石油比鐵礦石的應用範圍更廣泛,但中國的產業 結構把它承載、消耗了,當年的通貨膨脹率很低。再者,自2003年來,銅、鋁的漲幅也很大,同樣的被承載了,就是說,目前的經濟結構對石油、原材料漲價的 吸納、承載能力很強,帶來的影響有限。

  用宏觀經濟的模型來推算,2007年進口糧食價格漲了57%;進口食用植物油價格漲了58%,但傳導到通貨膨脹上只是漲了2%.以所有的農產品價格上漲50%來算,傳導到通貨膨脹上約2.6%.所以對此次鐵礦石漲價我們需要重視,但沒必要那麼緊張。

  鼓勵組成購買聯盟

  記者:中國企業在鐵礦石談判上價格聯盟不夠有效,政府從中可以做些什麼樣的工作?

   王海峰:目前中國大多鋼鐵企業的背景是國企,國企歷來很難協調,過去靠行政管理的方式。現在企業通過現代企業改制,企業管理,各種形式上市,他們有很大 自主權。政府從中能做的工作非常有限,只能是鼓勵企業內部建立自願協調關係,建立規則。我們可以鼓勵鋼鐵協會等組織,也可以由一個企業牽頭組成購買聯盟。 通過非官方的組織來共同協商怎樣應對鐵礦石價格持續上漲的難題。其實這方面有很多工作可以做的,但一定要按市場的形式。另外,從一些跨國企業身上,我們也 可以學到很多經驗。就像前面提到的,我們的企業可以參股到上游的鐵礦石企業,通過上下游利潤調節來化解成本上升帶來的風險。

  記者:如果鐵礦石漲價是個長期的過程,明年有繼續上漲的情況發生,政府該如何協調?

   王海峰:鐵礦石未來是否上漲,需要看全球的經濟趨勢對原材料、石油的需求;其次,美元走強走弱,有週期性特點,如果美元已經探底,那麼鐵礦石上漲的幅度 有限。其次,隨著宏觀調控的深入進行,我國對鋼材的需求已經呈現出下降趨勢,而國際鐵礦石巨頭則不斷加大生產力度。這一張一弛之間,顯現出支撐鐵礦石漲價 的基礎並不牢固。

  如果鐵礦石繼續上漲,從政府的角度來講,可以鼓勵企業形成購買聯盟,但不能進行干預。因為從長遠來看,政府干預不一定有效率,政府干預也會受到WTO相關規章的約束。從改革來講,希望企業做企業的事情。